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側影

施麗蓮   (節錄自香江象棋第11期)


  象棋是丈夫心中的妻子,我是丈夫法律上的妻子,這是十四年前結 婚之初,我就已經認命了。誰知,三年前,三十二顆木頭之外,竟然來 了一個新歡--電腦,於是丈夫的空餘時間就從棋子轉到滑鼠身上了, 如此相安無事地過了幾年,原以為丈夫、電腦和我,就這樣共渡餘生的 了,那媟Q到,日光之下居然有這麼多的新事,在象總會長梁利成大力 鼓吹,盧鴻駒熱心指導下,再加上張裕光不辭勞苦,兩番親到我家安裝 網絡,丈夫的新歡與舊愛居然得以撮合,成為了魚與熊掌兼得的網中人 。一回到家,丈夫未發一言就立即坐在電腦桌前,按了開關,眼盯著螢 幕才開始除鞋脫襪,然後就端坐不動幾小時。兩個人雖然共處一室,也 難得見上一面,朱自清還可以見到父親的背影,但他的背部己被高高的 椅背遮住了,我能見到的只是他的側影,這樣的難得見上一面,以至就 偶爾正面看他時,居然有似曾相識之感。

  日子這樣靜靜地渡過,當他渾然忘我,我也忘記他的存在時,突然 間,會聽到他呱呱大叫的聲音,幾個月來,差不多都是這一句:「封局 ,嘿,我快要贏棋他就封局。」難得他還知道我的存在,趕緊安慰幾句 :「只是贏少幾分而已,不必生氣,也許他的電腦有故障吧了。」「什 麼故障?他人還在這堙A那埵閉G障,分明就是騙我的分數。」「以後 別跟他下棋就算啦,不值得生氣。」「怎知道這東西會不會再用另一個 名字註冊,來騙我的分數,嘿。」嘿嘿之聲還未完,第二局又開始了, 於是這個家又再陷於沉寂了。

  除了被人封局這樣生氣的事,網絡上也有令人精神一振的事情,每 當他大叫一聲:「快來看,快來看。」時,我就知道又有人吵架了,到 底有什麼事值得在網絡上舉世皆知地吵架呢?很失望的,通常吵架內容 沒有什麼新意,無非是分數之爭,大部分都因封局而起爭拗,起初當然 是各執一詞,單對單地吵,然後一定有看不過眼的旁觀者加入戰圈,成 了群毆,終於一方敗陣下來不再出聲,但另一方仍然得理不饒人,繼續 窮追猛打,直至敗方離開網絡為止。勝方贏了道理,輸了修養,到頭來 ,落得個兩敗俱傷。  

 我明白,下棋的人大多好勝,不好勝則難上顛峰,我只是不明白, 在網絡上下棋,既無名,又無利,有什麼值得拋下教養,為分數寸土必 爭的?如果說講原則,求真理,以棋會友,不是為了調劑身心,互相砌 磋琢磨,交流棋藝嗎?明明是文明競賽,為什麼一定要依循森林定律, 非要你死我活不可呢?也許,對棋界來說,我是另一族類的人,實在不 明白棋人心態。不過,無論如何,我還是要多謝網絡上的台長,因為他 ,丈夫己不再唸鄭愁予那些可惡的詩:「....我達達的馬蹄,是美 麗的錯誤,我不是歸人,是個過客。」「....要叫她知道,我不是 個常常回家的人。」